官方网站-生意失败债台高筑 男子竟还打赏主播50多万元

  生意失败债台高筑, 男子竟还打赏主播50多万元

  家人发现他有躁狂症,希望平台退还钱款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实习生 林芳旭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陈燃 郭一鹏

  因为经营不善再加上投资失败,30岁的张先生负债累累,为了偿还此前亲戚借给的50多万元,他把父母给自己的唯一一套房子卖掉了。也因此,张先生的精神状态出现了问题,在今年4月份被诊断患有躁狂症。

  雪上加霜的是,家人偶然发现,在今年二三月份,张先生分别多次给多名网络平台主播打赏了50余万元。欠债还没还清,钱又被打赏给了主播,如今的张先生仍然在接受治疗,背负的债务如同大山压着他,让他悔不欲生。家人认为,在打赏主播的时候,张先生实际上已经患有躁狂症,此举是因为判断力受损而做出的非理智行为,希望平台退还钱款。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该直播平台,平台方回应:张先生是成年人,需要提供相关材料证明张先生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方可退款。

  生意失败

  疑因卖房还债致举动怪异、精神崩溃

  近日,记者联系上了张先生的堂妹张女士。据她介绍,出生于1990年的张先生是安徽人,此前他经营一家美容美发店铺,去年倒闭了。在经营失败后,张先生还投资了另外一家店铺,还是以失败倒闭告终,他开店向亲戚所借的50多万元,成了他夜不能寐的难题。

  张女士告诉记者,在两次投资失败后,张先生曾在家睡了7个月,不愿出门,精神不振。去年下半年,张先生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经济问题,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活,找了一份工作准备重新开始,可精神状态却一直不理想。

  为了偿还债务,张先生只能把父母给自己的唯一一套房子卖掉。“可能卖房子的那一刻开始,也就是他躁狂症的开始。”张女士告诉记者,今年过年后,张先生就再也没有去公司上过班,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的怪异举动。今年二三月份,在拿到卖房所得的尾款后,张先生一直住在宾馆里,并且要求酒店升级房型为总统套房。除了极端情绪化外,张先生还变得极其易怒,和家人打电话的时候,变得极其敏感,能一直说三四个小时。

  张女士告诉记者,张先生除了精神状态不稳定,还出现了臆想症,他称自己是三家上市公司的老总,还找张女士和家人借了20多万元,用其中5万元付了一台车的首付。4月10日,张先生跟家人说在酒店里开平台直播会挣很多钱。家人们发现张先生精神状态不对劲,想把他接回家里,结果他的情绪波动更加厉害。

  欠债没还

  今年二三月份,又打赏平台主播50余万元

  让家人大吃一惊的是,就在今年二三月中,张先生分别多次给多名网络主播打赏了50余万元,一天最多能打赏几千元。欠债还没还清,钱又被打赏了主播,这真正让张先生陷入泥潭。

  张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张先生4月15日开始住院接受治疗。医生诊断其患有躁狂症。随后一个多月的疗程,7次电疗,让张先生痛不欲生。“我堂哥至少接受了7次电疗,医生告诉我们,这种方式会消除他一部分的记忆,也许等他醒来的时候,什么都记不得了。”说到这里,张女士哽咽起来,她带着哭腔说,堂哥治疗结束后一直在用药物维持着自己的精神状态。从5月份到现在,他的心理状态稳定,只不过面对债务,他觉得自己的一生都被改变了。除了张先生自己上班赚钱还债外,年迈的父亲也不得不去工地打工,一起偿还债务。

  张女士说,当时打赏的主播数量很多,且有男有女,想找他们退还打赏的钱款非常难。她认为,在打赏主播的时候,张先生实际上已经患有躁狂症,此举是因为判断力受损而做出的非理智行为,平台应该退还钱款。“可能对于网络平台来说这不算什么钱,可对于我堂哥这是他的一辈子。”张女士说。

  平台:

  他是成年人,需要提供关键证明才可退款

  12月24日,记者与这家网络平台取得了联系,对方通过相关手机号和平台注册号进行了查证,确认了张女士所反映的打赏情况。不过,该平台相关负责人称,因为张先生是成年人,如果能提供关键证明,平台将酌情予以退款。

  平台方称,所谓的关键证明,需要提供相关材料可以证明张先生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律师:

  可提起诉讼,同时申请民事行为能力鉴定

  对此,江苏同大律师事务所李小亮律师认为,由于双方协商不成,张先生家人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张先生的打赏行为无效,平台退还所有打赏款。起诉时,张先生家人同时提出申请对张先生打赏时的民事行为能力进行鉴定。如果鉴定认定张先生在打赏时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那么,张先生要求平台退还打赏款的诉求应该会得到法院的支持。

  随后,记者将平台方的说法和律师的建议反馈给了张女士,张女士称,她此前也联系过平台的客服,并在医院开具了躁狂症的诊断证明。“还是没用,对方坚持要求开具无民事行为能力证明,可这个需要专门的机构做病情鉴定。”张女士表示,她也咨询了相关部门,被告知应起诉该平台,然后法院会找专门的鉴定机构去鉴定张先生的病情。

  张女士告诉记者,她粗略估算了一下,请律师、病情鉴定,还要去平台所在地,这些费用加起来就要几万元,实在是一笔很大的负担,而且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退款之路难上加难。(记者 陈燃 郭一鹏)

【编辑:刘湃】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inhostage.com